首页 美容 护肤 化妆 生活 技巧 母婴 美体 丰胸 瘦脸 情感 话题 隐私 时尚 服饰 流行 两性 性生活 性科学 健康 饮食 保健 疾病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隐私 >

老公背叛 我为风流帐买单

来源:未知 编辑:发表时间:2016-11-03

自从结婚后,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和朋友们聚会了。上个周末,闺中好友紫薇组织了一场派对,让大家聚在一起东拉西扯。大家都在开心地唱歌跳舞,只有我坐在沙发上傻呵呵地看他们表演。紫薇在舞池里跳了一会儿就走过来陪我,她附在我耳边意味深长地说:亲爱的,

     自从结婚后,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和朋友们聚会了。上个周末,闺中好友紫薇组织了一场派对,让大家聚在一起东拉西扯。大家都在开心地唱歌跳舞,只有我坐在沙发上傻呵呵地看他们表演。紫薇在舞池里跳了一会儿就走过来陪我,她附在我耳边意味深长地说:“亲爱的,你要看好自己的老公哦。”

 

转自太平洋摄影部落

  当时我正在吃水果,听她这么一说,我突然停下来抬起头问她:“怎么啦,是不是发现什么情况了?”紫薇笑笑,说:“别瞎紧张!”她用牙签扎了一个小番茄送进嘴里,然后说:“你看看你自己,一结婚整个人就变了。不喜欢应酬不说,至少不能疏远同学和朋友吧。每天就知道回家做饭伺候老公,以前那么苗条的身材,现在怎么就被糟蹋成肥师奶了。”

  虽然紫薇的话有道理,可我知道她这是在转移话题。

  即使没有紫薇的提醒,我也能觉察到老公韶峰那几个月的变化。那次我给韶峰洗衣服的时候,发现了两张话剧票。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是我同事生日,我让韶峰陪我参加派对,他说公司要加班就拒绝了,但是后来发现了两张玉兰大剧院的入场券,那天正好是话剧《红玫瑰与白玫瑰》在东莞首演。

  这些似乎可以证明一些什么的,可是我并没有因为这些蛛丝马迹跟韶峰计较,但我能肯定的是,韶峰对我撒谎了。

 

转自太平洋摄影部落

  我跟韶峰刚开始恋爱的时候,周围的人根本不看好我们之间的感情。在亲戚朋友眼里,他们觉得我善解人意,温柔贤淑,应该把我的终身托付给一个事业和经济实力值得依靠的本地男人。韶峰从湖北来到东莞打工,当时不过是一名普通的业务员。而我已经有一份让很多女人羡慕的稳定职业,他们觉得韶峰跟我是两个不同圈子的人。父母极力反对我们在一起,他们担心我跟着韶峰会吃苦。

  但我还是坚持下来了,韶峰也以实际行动证明了我的眼光是不错的。结婚三年之后,韶峰就让我住上了装修豪华的复式楼,亲戚朋友们开始对韶峰刮目相看。

  我是个很传统的女人,乐于做一些居家的事情。加上工作闲适,每天按时上班按时下班,两点一线,把家料理得井井有条,把老公伺候得无微不至。朋友们都笑我找到了一张长期饭票,不用再积极进取那么辛苦了。其实,我是觉得每个人的追求不同,而我只想做一个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每天最开心的事就是下班赶回家为爱人准备可口的晚餐。

  相对别的女人,我不是一个很缠人的女人。因为工作性质,韶峰经常出差,没有他陪伴的日子,我的生活也安排得很充实,看书、逛街、健身、运动、做美容,彼此有很多自己的空间。我觉得夫妻之间也许不只是相敬如宾举案齐眉,更重要的是相互尊重,相互信任和相互扶持。即使是再亲密的人,也要给彼此保留隐私和自由。

  我一直这样认为,所以,那两张入场券的事我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如果一个男人的心思完全不在一个女人身上了,他自然就会忘记很多事情。

 

转自太平洋摄影部落

  本来等生活平稳下来的时候,我们计划要孩子的。可是入场券事件之后的一个月,韶峰不回家吃饭的借口渐渐多起来。经常都是我已经做好了饭,他突然说不回家吃了。等到他回来的时候,我已经睡着了。很多个夜晚,我假装睡着,只是不愿意面对韶峰的托词:加班了,应酬了,又见客户了等等,看到他对我撒谎的样子,让我对未来很失望。

  三月份是我的生日,以往的每个生日都是韶峰陪我过的。每次他都会送我一份让人惊喜的礼物,然后我们在家点蜡烛喝红酒浪漫一番,这成为我每年最心动最幸福的时刻。无论是他的生日还是我的生日,还有情人节,我们都不用刻意提醒,我们总会心照不宣地给对方惊喜,这也是结婚几年的惯例。

  可是,今年的生日,我却在下班之前接到韶峰的电话说:“晚饭我不回家吃了,公司有事情要忙,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

  我很诧然,韶峰居然开始淡忘我生日了。如果一个男人的心思完全不在一个女人身上了,他自然就会忘记很多事情。

  我的心就像当天的天气一样突然转凉。

  那天我破天荒地留在了办公室加班,这让很多同事不解。我的上司钟哥是个温文尔雅的男人,他一直对我有好感,他对我的好,曾经让其他人怀疑我们的关系暧昧。可是,他一如既往地对我关照倍加,大家也就习以为常了。

  钟哥关切地问我是不是跟家里人闹矛盾了,我摇摇头一笑了之。

 

转自太平洋摄影部落

  一直到深夜,我才拖着疲惫的身心回家。南方的三月,夜晚的风仍然有一丝凉意。我从大楼出来,穿过广场,走在星光闪烁的步行街。星巴克总是那么多人光顾,咖啡真的很好喝吗?我从来没有走进去过,可是现在,我觉得心里比咖啡还苦。这一路的酒吧和咖啡厅,在夜幕的掩盖下,显得暧昧而轻佻。这个城市的夜晚,充满了诱惑和鬼魅,难怪那么多人喜欢不眠的夜生活。可是,有多少个夜晚,我都是在家做家务,或是一个人在临窗的那盏灯下,一边看书一边等韶峰回家。

  韶峰说过,有亲人的房子才是家,没有亲人的房子只是房子。妻是房子的灵魂,是房子的守望者。而现在,韶峰不知在哪里,他已经不需要我的温柔守候了吧?

  我神情恍惚地漫步在街头,突然间,有一种恐慌感油然而生。那是一种失去依托的恐慌,就仿佛迷路于无人的古堡中,一股彻骨的凉意从脚底泛起来。我加快了回家的步伐,内心期盼着我的韶峰赶紧回到我身边。

  远远望去,家里的窗口没有灯光,我的心里一阵空落落的。打开房门,我呆坐在偌大的客厅。过了很久,我蜷缩在沙发上昏昏欲睡,突然听到门口好像有响动。

  会不会是韶峰醉酒了?我很纳闷,于是起身去开门。这才发现在我家门口的电梯间蹲着一个人,是一个青春时尚的女孩子,她穿着超短的牛仔裙,电梯间的风让她冷得有些发抖。她的手腕上腰带上,戴着叮叮当当的装饰品。女孩子看到我开门,立刻站起来看着我。

  “你怎么了,在等人吗?”我问她。

  “我来找我男朋友,他家就住在这里。”她的声音很好听。

  我有些奇怪,我们的户型是一梯两户,对面那家是一对新婚夫妇,不可能有他的男朋友。

  “你找错了吧?小姑娘!”我建议她去别的单元找找。

 

转自太平洋摄影部落

  “绝对没错,就是你这个门,我来过的,怎么会不记得?”她很肯定地说。

  “你男朋友叫什么啊,长什么样子啊?”听到她这么说,我就很好奇地问她。

  没有想到,当韶峰的名字轻轻从她的嘴里说出来的时候,那种山摇地动的晕眩感,让我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把女孩子让进屋里,给她倒了一杯水,等情绪镇定下来之后问她:“你知道我是谁吗?”

  她摇摇头。她说,韶峰曾经带她来过这里,但是她并不知道他已经结婚了。

  天啊,韶峰带一个陌生女人来过家里,而我居然一点都没有觉察。

  “那你为什么又找不到他了呢?”我定了定神,想要进一步知道他们的关系。

  原来,韶峰跟这个女孩子认识很久了,因为这一段时间韶峰一直逃避她不接她电话,女孩子之所以找上门来,是因为已经怀孕三个月了。她已经给韶峰说了怀孕的事情,韶峰给了女孩一万块钱让女孩自己去堕胎。韶峰还告诉女孩,他只是和她玩玩,自己有老婆,也不可能离婚,希望从此一刀两断。

  “可是,我很爱韶峰啊。”女孩子哭起来。她接过我递过去的面巾纸擦了擦眼泪,继续说:“我是去了医院,可是突然间舍不得把孩子做掉……”

  我的心里几乎要发狂,多么希望从她嘴里说出的这个男人不是我的韶峰,希望这是一场乌龙。

 

转自太平洋摄影部落

  我安抚着眼前这个女孩,对她说:“我们打电话让他回来处理这件事吧!”

  电话始终未能拨通,一直处于不在服务区的状态之中,我们只能等着韶峰回家。

  老公背叛了自己,最后我还要帮他收拾好残局。

  凌晨两点多钟,当韶峰神清气爽地推开门,看到客厅坐着两个女人时,他愣住了。

  这一切似乎都不需要解释,因为这一切都很明了了。我也能想象到,这不是韶峰的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出轨。只是,他一直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没有想到还是出了纰漏被我知道。

  韶峰坐在那里,不停地抽烟,没有办法回答,我们三人都陷入沉默。那一夜,谁都没有睡意,只是这样坐在客厅对峙。

  那样的场合,我居然没有失控,反倒保持了冷静的态度。我不恨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因为她是无辜的,她在韶峰的谎言下,不知真相地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女人何必为难女人?

  我们的僵局最后还是被韶峰打破,他说要跟我单独谈谈。于是我们两个上楼了。

  韶峰说:“你知道的,男人在外偶尔会逢场作戏……尤其是有钱之后……不过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了……”

 

转自太平洋摄影部落

  不管韶峰如何表白,我无法听进去他任何话。男人有钱就开始变坏,而且他们总有上万条理由为自己出轨辩护。实际上,一点意思都没有,男人就有这样的通病,有了第一次被原谅,还会有第二次。

  他们知道,这种情况,妻子们往往有两种选择,一种是相信浪子回头金不换,原谅他;另一种选择就是绝不回头。

  我问韶峰:“你觉得我会怎样决定?今天是我生日,这就是你给我30岁的礼物吗?”

  韶峰惭愧地低下了头不再说话。他是了解我的,像我这样专情的女人怎么可能让自己眼睛揉进半粒沙子呢?因为爱,因为太爱,所以离开。

  第二天,在征得女孩子同意的情况之下,我陪她去医院堕胎。

  再回到家的时候,回想这突如其来的打击,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脆弱得难以承受……天下有我这样的傻女人吗?老公背叛了自己,最后我还要帮他收拾好残局。

  办完这些事情,我跟韶峰谈了协议离婚的事情。韶峰自然是死活不同意,他让身边所有的朋友来劝说我三思而行。他们劝说的理由是,30岁的女人一旦离婚,已经没有了再次获得幸福的机会了,除非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这样的男人,即使他真的浪子回头了,我又怎么有足够的安全感留在他身边呢?

  我们还是离婚了,韶峰最后问我是否能再给他一个复婚的机会……

  我很平静地告诉他:“如果真的那样,我们还用得着离婚吗?”

 

转自太平洋摄影部落

  心里不是不痛,真是无法接受一个自己深爱的男人做出如此龌龊而又不负责任的事情。

  这样的婚姻和爱情,是否再继续下去就一定如同嚼蜡,按部就班就能白头到老么?

  离婚之后,韶峰把房子留给了我,我的生活从此更加孤单和轻松了。偌大的房子,空荡得可以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钟哥听说了我离婚的事情,特意请我出去吃饭,我知道他是想安慰我。

  “你憔悴了很多。事情过去了,就放眼未来吧。”钟哥心疼的语气让我感动。

  虽然离婚了,但我还是不愿意在别人面前诋毁韶峰的形象。往事不堪回首,我心里对韶峰的爱情还是真真切切地存在着,想起来就会痛。

  “是啊,情场失意,我还有职场啊!钟哥,我打算以后积极投身于工作中了。”我对钟哥惭愧地笑笑。钟哥以前曾经很想提拔我,但是他说我自从结婚之后,就没有把心思放在工作上。

  “我们准备派几个人去北京进修,你可是在考虑之列哦,要努力啊。”

  感谢钟哥给我机会,让我去北京进修了大半年。回来的时候,已经十月份了,我的工作开始风生水起有滋有味。我跟久违的朋友也有了联络,我的生活不再孤单落寞。

 

我背着老公怀上别人的孩子

  虽然很长时间没有再见到韶峰,但是,他经常会有短信问候。毕竟是曾经爱过,又何必成为陌路人呢。况且,这套他留给我的房子里,还有他很多私人物品没有搬走。离婚之后他一直住在单身公寓,他的物品只是寄存在我这里。

  从北京回来一个月之后的某一天,他发信息说要来取一些冬天的衣服,我同意了。

  早晨十点,门铃响了。韶峰拎着早餐进来,是我爱吃的豆浆和肉末蒸面,像是以前还在一起的时候,我心里忽然生出莫名的温暖。我的眼睛有些潮湿,但是我很快背转身去克制,不让韶峰发现。这个曾经被我永远依恋的,成为家的地方,自从没有了心爱的男人,变得空洞而寂寥了。即使我把自己掩饰得很好很好,仍然无法忘记那些曾经的快乐和伤害……

  韶峰又一次握着我的手问我,是否可以再给他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我抬头看他,至终没能忍住眼睛的潮湿。

  我没有办法点头或是摇头,如果能给,为什么要分开;如果不能,我心里的那个不舍究竟来源于何处?这样的婚姻和爱情,是否再继续下去就一定如同嚼蜡,按部就班就能白头到老么

相关文章

关键词: 66 3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