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容 护肤 化妆 生活 技巧 母婴 美体 丰胸 瘦脸 情感 话题 隐私 时尚 服饰 流行 两性 性生活 性科学 健康 饮食 保健 疾病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职场 >

第十三章 雪上加霜(1)

来源:未知 编辑:发表时间:2014-12-12

第十三章 雪上加霜 这个春节张为康过得很开心,年前回家,张为康和张为勇一起回去的,张为勇借了单位的面包车开回家。两个人的年货拉了几乎整整一车,他们全家在门口往里搬东西的时候,迎来的是周围邻居们羡慕的眼光。这让张为康很是不自然,这种眼光说是羡

 第十三章 雪上加霜

  这个春节张为康过得很开心,年前回家,张为康和张为勇一起回去的,张为勇借了单位的面包车开回家。两个人的年货拉了几乎整整一车,他们全家在门口往里搬东西的时候,迎来的是周围邻居们羡慕的眼光。这让张为康很是不自然,这种眼光说是羡慕,不如说是嫉妒更贴切一些。但是父母还是很高兴。

  看着父母高兴,张为康也就高兴起来,心想下次注意就是。

  年夜饭照例是大家围坐在一起憧憬一下未来。张为勇最近谈了个女朋友,感觉还不错,如果进展顺利的话,结婚就得提上议事日程,要结婚就得买房。买房就成了一家人明年的大事,而动辄十来万的房子也确实让一家人头疼,好在车到山前必有路,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整个年假,大家都很高兴,可张为康在高兴之余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但是到底哪里的问题他始终没找到。

  假期结束前两天就赶回了平远,给杨敏家里打了两天电话始终没人接,一开始张为康还以为她们家都出去走亲戚了,可接下来的几天还是没有找到杨敏。张为康打了杨敏单位的电话,结果杨敏的同事却告诉他杨敏年前就已经辞职了。

  这怎么可能呢,张为康痛苦地想,不管去了哪里,杨敏肯定应该告诉自己啊!张为康纠结着、焦虑着,他一根接一根地抽烟,满脸胡子拉碴的也没心情刮。

  张为康不死心,他在杨敏小区附近徘徊见人就问他们家的去向,终于有人告诉他,杨敏家年前就搬走了,具体搬到哪里他也不知道。张为康问清楚了杨敏家的所在,就上楼敲门,结果没有任何的反应。

  张为康只好把全部希望寄托在了手机上,希望杨敏能突然给他打个电话告诉他是在跟他开玩笑。可是想着最后一次和杨敏见面的情形,张为康就感觉杨敏正在离自己越来越远。几回在梦里见到杨敏可爱的笑脸,仿佛就在眼前,可就是怎么抓也抓不住,有几次张为康着急醒来,发觉自己的枕巾已经被泪水打湿了。

  潘筱晨看着张为康的状态有点担心。自从过年回来,潘筱晨从来没见张为康和以前一样开心地笑过。潘筱晨还发现,张为康现在有个习惯,就是动不动就拿出手机看看,有一次开全体会,潘筱晨注意到张为康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差不多看了五六次手机。

  很明显,张为康在等某个人的电话。

  洪皓和陈学军也注意到了张为康的情绪变化,终于在他们的逼问下,张为康简单地跟他们说了一下,女朋友不知道怎么回事全家都失踪了,自己事先却不知道。两个人给他分析了各种情况,但都被否定了。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女孩子还爱着他,迫于某种压力只能分开,但是又不想看到两人分手的痛苦,只好不辞而别。这种解释,听起来比较合理,但是张为康就是想不通,有什么问题不能告诉他呢,最起码也得让他知道啊!

  洪皓存不住话,在财务室神秘兮兮地告诉李珊颖她们张为康失恋了,女朋友不辞而别。几个人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张为康最近情绪不高呢!

  孙明明就奇怪地说没见到这小子有女朋友啊,怎么就失恋了呢?潘筱晨就说,我见到过,很漂亮的一个小姑娘。洪皓说,照我的分析,这女孩子还喜欢张为康,手机都是她送给张为康的。李珊颖就说,怪不得呢,张为康老是看手机,是在等电话啊,哎,可怜的孩子。

  “可怜!下一步还有他更难受的!”孙明明说。

  潘筱晨紧张地看着孙明明,她不忍看到张为康再受打击。孙明明在办公室,领导的决策她知道的最早,洪皓和李珊颖也看着她,听听有什么消息。

  孙明明犹豫了一会儿说:“陈校长让车川胜参加明天团区委组织的团干部培训班。”

  洪皓听了接着就骂了起来:“这算怎么回事啊,为康早就是团委组织委员了,为什么不让他参加,这不明摆着把人给晾了吗?”

  大家都知道,只要是参加这个班的都是各单位的团委书记或者将来的团委书记。车川胜参加这个培训班就意味着他就是清河区行政干部学校下一任的团委书记,也就是说李校长临走之前给张为康铺就的团委书记之路走到了死胡同。

  孙明明看着洪皓说:“张为康不仅不能参加这个班学习,而且还要每天为这个班准备好话筒音响,做好电教服务!”

  孙明明这么说给洪皓听,其实是想洪皓能够为张为康鸣不平,引起陈校长的注意,说不定事情会有转机。

  洪皓果然就到一楼找了宋承瑛商量对策。宋承瑛的意见是先反映给王校长,再由王校长反映给陈青,洪皓觉得这个办法可行。

  张为康上午接到办公室刘成为的电话,告诉他明天团区委开培训班,要他做好两件事,一是写好会标,二是准备好话筒音响。其他的刘成为没有多说。张为康心想团区委是自己的上级领导部门,自己以后的工作免不了和他们打交道,还要靠他们支持,可得做好准备工作。

  第二天,张为康早早起来,到会场检查了话筒音响一切无误,坐在后面远远地看着自己写的“共青团清河区委干部培训班”,感觉比较满意,心想这怎么也是省书法协会会员的墨宝啊!

  一会儿学员就陆续地进场了,看到车川胜拿着笔记本意气风发地走了过来,张为康就有点纳闷。这时候车川胜已经走到了他跟前,拍了拍张为康的肩膀说:“为康,都准备好了?”一副领导派头,还有点居高临下的意味。

  张为康突然明白了,车川胜是来参加培训班的,可是为什么没人通知自己呢?张为康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心就有点往下沉。一会儿,等领导都进了场,话筒声音没问题以后,张为康就到二楼办公室找刘成为,问个究竟。

  刘成为看到张为康进来,赶紧把门关上。还没等张为康开口自己先说了:“为康,参加培训班的事我也没办法,我已经给领导争取了,可是领导还是让车川胜上了!”

  对啊,这有什么办法呢!张为康没有说话,有点后悔过来找刘成为。又听见刘成为说:“为康,这种事得想开,一个领导一个思路啊!”

  在这件事上,刘成为确实想给张为康说一句公道话的,但是他刚一开口,陈青就不耐烦地挥手让他走开了,再多说肯定就被训上了!

  陈青在这件事情上也是再三思量。按理说,张为康已经在校团委组织委员的位置上干了将近一年,而且这个年轻人各方面条件也很优秀,虽然不是自己喜欢的名牌大学毕业生,但是各方面素质绝对不输于自己招来的大学生,甚至在好多方面都要强,各方面对他的反映也不错。可是有一点,是她不能容忍的,就是张为康老是和洪皓、吕华文他们混在一起。

  洪皓他们是什么人啊,动不动就对学校的管理说三道四,甚至还辱骂领导,也就是自己度量好,要是别的领导早就收拾他们了,但是在自己这里这样的人坚决不能用。因此她下意识里就把张为康看作是受不良分子蛊惑的一类人。而车川胜个性张扬,工作能力突出,她比较喜欢,而且临时又没有编制,也需要照顾一下情绪,最关键的是他是自己的嫡系。这样最后就定了车川胜。年轻人啊!应该为自己的不成熟付出代价!

  张为康不是圣人,受到了这种不公正的待遇,他心里有情绪,但是有一点,再有情绪也得把工作干好。可是,每次一到培训班给他们安排电教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跟干体力劳动的民工差不多,更让他愤怒的是,车川胜有意无意地在学员面前颐指气使地指挥张为康干这干那,不是声音高了就是低了要张为康调,搞得其他学员都以为张为康是学校的临时工。每当这时,张为康就不说话,表面上风平浪静,可内心里却是怒涛翻滚。

  培训班的最后一天,团区委书记王洪昌来了,建议大家下午唱歌联欢。这就意味着张为康下午得给他们调试卡拉OK。这比较复杂,因为四楼礼堂最主要的功能是会议,举办联欢会这样的情况很少,幸好电视机和VCD、话筒都有,但是需要调试,整整一个中午的时间张为康才算弄好。临到开始的时候,王洪昌上来看了看效果,走到张为康面前说:“张为康干得不错啊!是专家啊!”虽然是夸奖的话,可在张为康听来就好像大人给了小孩一块糖果,哄着你给他干活。

  张为康“嗯”了一声,没说话。不知道怎的,他看见王洪昌薄薄的嘴唇和藏在深色眼镜后面的眼神就觉得不舒服。本来会议用的功放音响用来唱歌效果确实不好,团区委的工作人员上来了几次要张为康调好,张为康给他作了解释。车川胜更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大声地呵斥张为康。

  王洪昌走上前台和蔼地跟张为康说,还能不能效果更好一些,张为康有点不耐烦,就说:“一辆拖拉机的动静再怎么折腾也不可能像轿车那样安静!”王洪昌没再说话,脸色铁青地下去了。

相关文章

关键词: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