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容 护肤 化妆 生活 技巧 母婴 美体 丰胸 瘦脸 情感 话题 隐私 时尚 服饰 流行 两性 性生活 性科学 健康 饮食 保健 疾病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职场 >

商业整合

来源:未知 编辑:发表时间:2016-07-27

商业整合 广告铺天盖地地打响了,各级医院也纷纷打开了,分销渠道路路畅通,五味安的各项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捷报一个接着一个,文莱在公司的人气指数也在日渐上升,全年的最佳销售季也到来了。 北京最美的季节就是秋天,红的、黄的、绿的叶子满天飞舞,



     商业整合

  广告铺天盖地地打响了,各级医院也纷纷打开了,分销渠道路路畅通,五味安的各项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捷报一个接着一个,文莱在公司的人气指数也在日渐上升,全年的最佳销售季也到来了。

  北京最美的季节就是秋天,红的、黄的、绿的叶子满天飞舞,夹带着盛世天骄人的喜悦。受这种氛围的影响,一贯夹着尾巴做人的祝敬文也开始表情丰富了,这是他二十多年的职业生涯里很少见的。果然是市场不负勤奋人,半年多的辛苦,终于看到回报了。

  可惜,他们只高兴了半截,新的问题就来了。这天一大早,祝敬文还在塞满了车的马路上向单位逡巡,文莱就急匆匆地给他打电话,约他在小会议室见面。

  当祝敬文赶到会议室的时候,文莱已经在等他了。

  文莱的秘书刘余庆熟练地打开投影仪,把上半年的销售数据做了一个展示。

  文莱皱着眉头:“祝总你看看,这是什么情况?”

  祝敬文仔细地看了一遍:“在途货款量太大了,发出五个亿,在途四点五亿,怎么回事?”文莱对刘余庆说:“小刘你把去年的销售数据放给我看,要最后一个季度的。”

  刘余庆说:“我都记住了,去年年底我们的在途货款总数是六千万,其中收不回来的呆死账两千万,发出商品一点五亿。”

  “和去年同期比我们只上了一个新品,能对账目有这么大影响吗?”

  刘余庆说:“我分品种地跟您汇报一下您自然就明白了。”

  的确,当刘余庆展示了新品发出的数据之后,文莱和祝敬文很快找到了答案。五味安正在大面积铺货阶段,销售还没有打开,商业公司利用这个托词索性连老的畅销品种的货款都不给了。

  文莱一拍桌子站起来:“哪有这样的道理?这都是什么合作伙伴?我们新品铺货的款不结清情有可原,风险我们承担,可老品种那是直接送到他们嘴里的肥肉,没理由不给钱,再说,不给钱怎么还不断地给货?”

  祝敬文轻轻地冲文莱摇头,平静得有点不近人情:“冷静冷静,把供货合同给我看看。”

  他拿着合同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咧嘴笑笑:“你看,合同上明明写着‘最长结款周期一百八十天,结款期未到之前商业公司可以随时提出补货申请,厂家不得以任何借口不予发货’这是我们自己的疏忽,规则不对,我们该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刘余庆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祝敬文:“其实我们公司一贯如此,年底之前销售数据都是这样,曲线很难看,只有到年底才给商业公司大量回扣往回拿钱,只有我们自己知道这种销售合同有多么屈辱。”

  文莱余怒未消地冲着刘余庆说:“你既然知道这个情况为什么不早提醒我?现在知道‘屈辱’了?那好,你倒是说说,怎么个‘屈辱’法?”

  刘余庆委屈地说:“咱们光顾着新品铺货打广告开医院了,再说您没问,我怎么好多嘴?这些事,向来都是魏总一个人主抓的,我们也没权过问,前年我们还是批结的方式,也就是说前面的款不结清,后面就不发货,可是从去年开始,有几个大商业公司就提出要修改合同,魏总说咱们不差那几个钱,结果口子一开就收不住了。”

  “果然又是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文莱不由地冒出这样一句话。

  祝敬文意味深长地看了文莱一眼,她也意识到自己说多了,忙摆摆手:“行了小刘,你去忙吧,有事我再叫你。”

  刘余庆出门不到十分钟,魏安就打了文莱的手机说商业情况比较复杂,文莱没好气地说:“既然这样你就过来说说怎么个复杂法,我正想听听你的高见呢,对,三号会议室。”

  祝敬文示意文莱冷静:“稍安勿躁,这些都不是大毛病,先听听他怎么说,别把技术问题升级成道德问题,那样就不是能力而是人品的事,就不好解决了。再说,我们自己也疏忽了,接手好几个月都没过问资金流,这是个初级错误。”

  文莱说:“主要是李坦拿回三个亿的贷款,这几个月不缺钱,就把这事给忽略了。这个刘余庆嘴够快的。”

  “他是想把自己摘出去。”

  “他想得倒轻巧。”

  “还是那句话,不要急,沉住气,拔出萝卜带出泥,也正常。”

  魏安风风火火地赶到会议室,此刻文莱的愤怒已经到了祝敬文用眼神阻止不了的程度,劈头盖脸地先把他一顿臭骂。

  魏安深吸了一口气,用一脸的无辜掩饰内心的狰狞。他那两片薄嘴唇好像没怎么动就吐出了一串话:

  “文总您真是火爆脾气,也不听人解释,这都是总裁答应的。”

  “我就不信他李坦能做出这样荒谬的决策。”

  魏安一脸无辜:“不信您自己去问好了,总裁亲口说不让我们算这点小账,不要为这点小利益影响了客户关系,他说钱最终是我们的,放在他们那里几天有什么要紧?就那几个利息的问题,他多争取点无息贷款什么都来了。”

  文莱强压怒火:“这就是他的指示?你们就是按照这个指示办的?”

  “李总裁的指示向来都是这样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这么多年我们都是靠猜去执行的,整得不是挺好的吗?”

  “是啊,难怪商业公司见到我们那么高兴!我们是人家的财神爷啊!”

  “您也不能那么说,这些年大伙也是真刀真枪拼出来的,要是您不满意这个政策,咱再改回来,还按照‘前清后货’的方式也是能办到的。”

  文莱抿了一下嘴唇:“谁跟你说前清后货了?你现在就拟定商业政策,从来年,不,从第四季度起,咱们老货老办法,新货新办法,老货先款后货,新货前清后货。”

  魏安坐在椅子上一动没动,投影仪的余光把他的脸照得惨白,本就冒着凶光的眼睛显得越发阴森。

  文莱怒视着他:“怎么了你?”

  “文总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这样咱们会把商业客户得罪光的。”

  “笑话,商业客户不存在得罪不得罪,只存在有没有利益,全国有多少家商业公司?”

  “这我可不大清楚。”

  祝敬文看了一眼魏安,心说还主抓销售,连客户有多少都不知道,难怪文莱说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样的管法企业没倒闭真是奇迹。祝敬文说:“目前有一万三千多家,按照近三年的扩张趋势,到年底还能增加两百家,分分钟都在关停并转。”

  文莱:“咱们合作的有多少家?”

  “好像有八百多家吧,你这种问题,还不如问我天上有多少星星。”魏安不满地回答,心里骂着文莱的问题不靠谱,想着文莱是看他不顺眼故意刁难,他斜着秃鹫眼瞟了一下祝敬文,顺便把这笔账记在了祝敬文的名下。

  “这是你魏总的职责,一个主抓销售的老总,竟然不知道咱们在和哪些客户合作?我告诉你,这八百多家你完全可以忽略,全都不合作也没问题,从现在起,呆死账要一家一家清,清不回来就起诉,已经合作的货款未结清的停止供货。”

  魏安要哭了:“那以前答应人家的年终返利怎么办?”

  文莱被他的窝囊样气乐了:“看不出来,你魏总是站在商业公司的角度和我谈判吗?”

  “不拿出点甜头你让我空手套白狼吗?我可没那本事。”

  文莱:“这是什么话?欠债还钱,你答应人家的返利写在合同上的我都认,什么叫空手套白狼?难道商业公司是在献爱心做好事?难道他们没从我们的产品上赚钱?”

  魏安不情愿地说:“那我试试吧。”

  文莱一拍桌子:“不是让你试试,必须这么做,你做不了我让别人做。”

  魏安脸色由青灰变成铁青再变成赤霞红。

  眼看谈话陷入僵局,祝敬文连忙插话:“文总,这件事首先我们有责任,接手几个月了才提出来,现在马上到年底了,的确让他们难办。我看要不咱们先讨论着,催促地区尽量清款,说不定我们一重视这个问题,地区销售人员一努力,款就要回来了。至于改政策,回头我和魏总好好碰一碰,再征求一下地区经理们的意见,拿出一套可行的方案,您看行吗?”

  文莱知道祝敬文是不想在这个时候把关系搞僵,尽管一肚子火,她还是勉强点了点头。

  魏安如获大赦般地逃离了会议室。

  祝敬文倒了一杯水递给文莱,笑呵呵地说:“怒伤肝忧伤脾啊,注意花容啊!”

  “你看这工作让他们干的,都拿公司的资源送人情,这个李坦,尽帮倒忙。”

  祝敬文:“还是那句话,事缓则圆。先通知业务部,凡是前面款子不给的,就不要再发货了,咱也不说别的,就说没货,我看了商业布局,每个省都有几十家商业公司,不用担心终端断货,现在是销售旺季,咱们急,他们更急,终端总会想办法拿到货的,谁结清货款就给谁发货。要是资金允许,这个月加大点广告力度,同时放出风去,就说原材料吃紧,产能下降……”

  文莱噗嗤一声笑了:“真有你的,不光是临危不乱,还能力挽狂澜。”

  祝敬文咧了咧嘴:“应该的,这不是力挽狂澜,春风化雨才是最实惠的解决之道。尤其是现在,要外松内紧,内部管理一定要强化,给地区经理下考核指标,本季度主要任务就是清款。现在医药公司开得快黄得也快,货款留在他们那里半年,太危险了。还有,让销售代表马上健全商业客户信息,把商业公司按照规模、信誉、网络覆盖能力等做分级管理,对那些有可能出问题的停止合作或是现款现货,以免造成损失。”

  文莱由衷地说:“哥,你真是天才,要不是有你,真难想象我把局面搞成什么样了。”

  祝敬文揉了揉太阳穴,疲惫地笑了:“得了,天才是拿多少个失眠夜换来的啊,你这是拿火烤我,我可不想这么快成了吊炉烤鸭。”

  文莱一拍桌子:“你不说我还真忘了,晚上咱们一起吃饭吧,就吃烤鸭,把全家都叫上,还有大姐一家。”

  “你别操这些心了,单位的事还焦头烂额呢。”

  “单位有你呢,我今天当后勤部长了,大伯出院后我还没请他吃饭呢,正好,就这么定了。”

  “对了,有个事要提醒你,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和损益表、盈亏平衡表你要经常看,还有在途商品表,以后千万别出这样的问题了。”

  “那些数字我看了都晕。”文莱无奈地摊开两手。

  “晕也得看,总经理不会看财务报告让人家笑话,要不你干脆找个财务培训班听几天。文莱说:“我已经报考了EMBA了,听说了吧?”

  “那都是蒙钱的,E就是easy,你那EMBA,翻译过来就是容易的MBA。”

  祝敬文从三号会议室回到办公室后表情有些异样,脸一直拉着,这让李小迈好一顿紧张,他担心自己干的事情败露了。于是在喝下午茶的时候找刘余庆套词,刘余庆是气象预报员,专门负责披露领导的心情指数,很快他就从刘余庆嘴里得到了真相。

  李小迈幸灾乐祸地斜靠在沙发上,用力地摇晃着两条粗大的象腿:“这就是恶有恶报,吃了人家的迟早要吐出来,那些商业公司为了不花钱先卖货,就差把九千岁当祖宗供起来了。”

  他们私下把魏安叫做九千岁,谁叫他姓魏了,单单姓魏也就罢了,还经常用曲别针别着嗓子说话,这分明是让自己的行径朝那个恶贯满盈的大太监魏忠贤看齐,就难怪大家背后诋毁他了。

  刘余庆厌恶地白了李小迈一眼:“好像那些烟你没抽、酒你没喝似的。”

  李小迈急赤白脸地说:“他吃肉就不行咱们喝点汤啊?”

  刘余庆正色道:“你别咱们咱们的,那是你,跟我没关系。”

  李小迈“呸”了一口:“刘余庆你看你那德行,不那么市侩你能死啊?现在就忙着划清界限了,真有意思,长着个混不吝的脑袋装什么大尾巴狼?明儿周末,娇娇约了几个人出去打球你去不去?”

  刘余庆斜了李小迈一眼:“这位爷,还真让您说着了,我就混不吝了,就划清界限了。打个屁,没时间!”

  李小迈望着刘余庆的背影又连着“呸”了几口,讪讪地起身走了。

  文莱没有责怪刘余庆,让他的心里很难过。通常下属做了错事领导都会有两种表现,一种是劈头盖脸一顿臭骂,一种是一言不发。当然,刘余庆习惯了第一种,根据惯例他认为领导对下属的错误一言不发绝不是什么好兆头,说不定领导已经认为他无可救药了。想着想着,刘余庆不由冷汗直冒,他暗下决心,如果领导肯放他这一码,他以后一定痛改前非,说到做到不放空炮,他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首先管住嘴巴,不当天气预报员;其次远离是非之人,尤其是李小迈、王娇娇和魏安之流;第三,真正负起责任,做好领导的左右手。他下意识地看看自己的两只手,心想到底是左手还是右手?既然难分伯仲,那就左右开弓吧。李小迈你个孙子,以后休想从我刘余庆嘴里套出一个字。

  下午,李小迈一个人在办公室整理票据,他绞尽脑汁地想怎么把几笔私人票据蒙混到单位的报销凭证里。王娇娇鬼魅一般地飘到他旁边,抻着长脖子说:“大忙人干吗呢?”

  李小迈不满地瞪了王娇娇一眼:“你能不能别这么一惊一乍的,把我吓破胆你负责啊?”

  王娇娇怪笑一声:“你那胆子拿放大镜都找不着,怎么吓,啊?你自己说说。”

  李小迈上下打量着王娇娇:“你又要起什么幺蛾子?”

  王娇娇眼睛四下乱飘:“我来看看不行啊?这儿你家祖坟啊?”

  “放屁吧你,怎么我一见你就头皮发炸,你说这是不是不祥的预感?”

  王娇娇照着李小迈的胖脸就是一巴掌,李小迈反应快,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你还来真的?”

  王娇娇笑嘻嘻地说:“就知道你躲得快,你要是不躲我一准给你惊喜。”李小迈心里那叫一个后悔,嘴上忙说:“去你的,我曾经立下毒誓,我妈之外的任何一个女人胆敢对我染指,我就先奸后杀,你么,太熟了,不好下手。”

  王娇娇使劲抽回被抓住的手:“行了,你就是有那贼心也没那贼胆,好不容易有那贼胆了,左右一看,贼没了。”

  李小迈不怀好意地说:“我可以把你的教诲看成是一种鼓励吗?”

  “随你怎么看吧,我问你,那事咋样了?”

  “刘余庆掉链子了。”

  王娇娇花一样灿烂的表情顿时凋谢下来:“为什么呀他?”

  “人家说没时间,我说你有那劲头在我身上使使行不?”

  “咱俩可是说好的,互相帮助,各取所需。”

  “这么说沙小辛同意了?”

  “她倒是没反对,估计有门,可是刘余庆不来咱人手不够啊?”

  “我给你找一公的先对付用成不?”

  “当然不成。”

  “不过我从刘余庆那得到一条新闻,你老大要作蜡啦!”

  “不就是商业公司那点事吗?早都是旧闻了,九千岁最近是倒霉透顶,自从姓文的进公司他就没得烟抽。”

  “砰砰砰……”有人敲门,李小迈没好气地喊:“门又没关敲什么敲?”一转头发现祝敬文已经站在眼前,王娇娇连忙低头,借那一撮飘到脸上的头发把脸藏起来,仓皇逃出李小迈的办公室。

  祝敬文面无表情:“我没什么事,你们声音太大了,中层干部要注意自己的行为,不然怎么要求员工有礼有节呢?”

  李小迈连声说:“是是是,我记住了。”

  “材料采购的事告一段落了,下面验收入库的过程由那几个技术员去跟踪,你就不用管了。你腾出手来,出趟差,我让沙小辛把商业客户的资料全部整理出来给你,你只要抽查几个大商业公司就行。”

  “查什么?”

  “资料的准确性,地区的账目和商业公司的欠账是否一致,商业公司和大厂家合作的形式。记住,你是先锋官,我们这次清欠工作花了大力气。”

  李小迈眼睛叽里咕噜一顿乱转:“既然花了大力气,一定不是我一个人去吧?”

  “当然,随后公司会派财务部的人逐个核对清欠,但你代表我,本来我想亲自下去摸底,没想到有个重要的会议走不开,具体情况沙小辛会交代给你,少什么数据可以向她要,记住,你只需向我一个人汇报行程。”

  祝敬文说完急匆匆走了,李小迈赶紧偷偷打电话给王娇娇说坏了,他安排我出差,这是调虎离山啊,我不在公司,验收入库的环节怎么弄啊?要是露馅了咱们可就死定了!王娇娇淡定地说你尽管去,有我呢。

百废待兴百废待兴

百废待兴 人生就是这么奇怪,回头看时才发现,越是意义重...[详细]

相关文章

关键词: 66 3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