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容 护肤 化妆 生活 技巧 母婴 美体 丰胸 瘦脸 情感 话题 隐私 时尚 服饰 流行 两性 性生活 性科学 健康 饮食 保健 疾病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职场 >

你不能与我们平起平坐:eBay的小圈子

来源:未知 编辑:发表时间:2016-11-03

你不能与我们平起平坐:eBay的小圈子 有两年时间我彻底退了出来。从我睁开眼开始直到我上床那一刻,eBay是我的整个世界。eBay上每一类别,都有一个销售商论坛。现在,我没必要给eBay上每个卖家都贴上一个所谓的企业家标签。(eBay上有些古着卖家,把自己压箱


        你不能与我们平起平坐:eBay的小圈子

  有两年时间我彻底退了出来。从我睁开眼开始直到我上床那一刻,eBay是我的整个世界。eBay上每一类别,都有一个销售商论坛。现在,我没必要给eBay上每个卖家都贴上一个所谓的企业家标签。(eBay上有些古着卖家,把自己压箱底的20世纪40年代围裙都拿出来拍卖。)于是,当我登场开始发起竞卖涤纶服装的战争时,这些纯粹主义者一个劲地抱怨。他们反感我为20世纪80年代的“古董装”开高价,争论说60年代以后的衣服都没资格妄称古董装。他们还没完没了地取笑我的模特。对贴出的那些模特略微前倾、双手叉腰,摆出标志性姿势的照片说:“呸,她又摆出那副贪食症的姿势了!”这是他们挂在嘴边最爱说的评语。

  对待古董装就像与毒品打交道——你绝不会泄露来源。卖家之间的竞争达到白热化,这是再自然不过的。真该死,我喜欢竞争!但eBay让我明白一个事实,有些人偏偏喜欢以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与对手竞争。我正忙于拍照、编辑并上传我的竞卖方案之际,那些卑鄙的竞争对手会偷看我的网站,想尽办法找出纰漏,然后向网管报告。譬如,链接外部网址、社义媒体,或者其他别的,这都是违反eBay政策的行为。然而,发送给买家自己在MySpace的网页链接是很普遍的做法——每个卖家几乎都这么做。显然,设计这个规则只会给eBay带来益处,而违反商业道德上并无太大的过错。但是你一旦被发现,eBay就会揪住不放。于是,一个超级无聊的卑鄙卖家向eBay报告我所有的竞卖都存在欺骗行为!我一星期的辛勤劳动就这么化为乌有了。我不得不亲手重做,从原本已经排得满满的一周中再挤出一整天时间。

  我与其他一些卖家成了网“友”,但总体而言,这里的环境相当凶险。自打Nasty Gal Vintage甫一出现,不知从何处冒出的炮火便铺天盖地而至,可是一会儿的工夫,它就成了古着行业最成功的一家网店。我成功的秘诀未必是我卖了什么,而是我如何卖的。摄影和设计风格甚至不够专业——通常我的拍摄团队就只有我一个人——但Nasty Gal Vintage仍就处于这个行业竞争的前列。与花时间在论坛上抹黑对手、心神不宁地琢磨其他卖家在做什么恰恰相反,我致力于尽可能地让我的网店成为翘楚。我的顾客也予以响应——与别的网店相比,他们愿意在Nasty Gal Vintage投入更多的时间和金钱。当然,它的成长也不是一帆风顺的。但它令许多其他卖家心烦意乱,我的货源如此丰富充足,以至于论坛共同做出决定,我出货额高的唯一解释就是,我雇用“托儿”来哄抬,当时有人开了个假户头为她们的竞卖架秧子,抬高价格。我才不理这些非议呢。Nasty Gal Vintage的业绩每天都在成长,我忙得前仰后合,我绝不会浪费宝贵时间卷入网上的纷争。这仿佛是无谓地浪费时间,但很快这些便令我烦恼不堪,无法不予理睬。

  我就是带给世界惊叹的那个人:紫色低腰连衣裙传奇

  2008年年初,我在eBay上做生意的日子就要到尽头了,我买了一件可能曾经一度是戏服的低腰连衣裙。这件衣服是紫色聚酯纤维的,我把它设计成专门外出穿的娇小可爱的式样。它卖了400美元。买这款连衣裙的姑娘实际上是eBay另一位古着卖家,她要穿这件衣服出席她在拉斯维加斯举办的未婚女子派对。

  可是,这事在eBay论坛吵翻了天,在论坛上钓鱼的声称她和我合伙欺骗,为彼此的竞卖叫价,旨在抬高价格,并且我的连衣裙甚至连古着都算不上!我从未宣扬过这是维多利亚时代的连衣裙,假如买这件裙子的姑娘不喜欢,我乐意收回——但是她非常喜欢这件连衣裙,觉得物有所值。

  时尚博客作家苏茜·巴布尔(Susie Bubble)2008年曾著文介绍Nasty Gal Vintage,该文评论部分变成彻头彻尾的激烈争辩,多半与一位评论家所称的“紫色低腰连衣裙传奇”有关。有些人为我辩护,其他人则撇开单纯的评论,声称我“之所以在eBay崛起,靠的是弄虚作假和谎言”。最后,苏茜非常沮丧,她发出声明:“我无法洞察一切,老实讲……有时我只是不希望……”而我则置身度外,泰然处之,尽我所能做好一直在做的事情。

  这次之后,我已经打算离开eBay,因为生意成长得非常快,我在准备下一步。对于Nasty Gal Vintage,我终于发现自己不但擅长经营,而且它始终能吸引我。我开始发现它具有超乎我想象的潜能,为了见证这种潜能,我必须靠自己的力量走出去。然而,此举并没有使得那些攻击平息下去。eBay曾是我的整个世界,其他那些卖家中有许多值得我尊敬。可是到头来,它只是不属于我的另一个地方而已。不管怎样,eBay替我做出了抉择。就在我大展拳脚之际,我的账户被冻结了。原因?我违反了游戏规则。唯一的遗憾,是离开之前,在客户的后台回复区里,我忘了加上我将来的网站网址。

  不再有更多的竞卖

  最终,在eBay上待了一年半后,由于业绩增长过快,先前租的房子已经太拥挤了。我搬到加州贝尼西亚位于一个老旧船坞的足有1000平方英尺(约300平方米)的阁楼里。这里离我城里的朋友更远了。我买下nastygalvintagecom这个域名,因为在当时nastygalcom已经被一个色情网站注册了。我得到中学朋友科迪的支持,他是个程序员。我做平面设计,他来编程序。我们共同挑选电子商务平台,他来运作。这是我们设计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网站。

  离开eBay时,他们扣留了我所有费了很大劲才得来的客户信息。当时,我连一个客户的电邮都没存,但我在MySpace上有6万位朋友作为依靠。于是,当Nasty Gal Vintage网站于2008年6月13日上线时,头一天所有商品便告售罄。电影明星凯莉·蕾帕(Kelly Ripa)的造型人员打来电话,问我是否还有一件古着夹克,就是超小的那款?嗯,不,我没有了。

  不久后,我雇了我的第一位员工,克里斯蒂娜·费鲁奇。第一年,我付给她的薪酬高于我付给自己的工资。她一番讨价还价,从时薪14美元涨到16美元。不管14美元还是16美元,两者都高于我的上限,我担心是否能让她卖力工作。不过,她的表现配得上这份薪酬,而且她确实忙得团团转。她上班后的第二个星期,在上班的路上突感不适,以至于在车上呕吐起来,幸好无碍,最后仍设法赶来上班。她一进门,便拿起一摞订单,驱车到邮局发货,然后回家一头栽倒在床上。如今,克里斯蒂娜仍旧与我在一起,现在是Nasty Gal Vintage的采购主管。如果说商场如战场的话,我始终认为我要让战友在战壕里紧挨着我,与我并肩作战。

  专卖古董装两年多后,我希望能给予我的客户更多她们想要的。我们已经擅长为客户搜集特别有纪念意义的关于古董装的社论,为什么不搜集些新东西呢?我越来越厌烦做痴迷于古着的机器——日复一日地推销,没有一个能尽情享受假期的未来。

  网站开通6个月后,克里斯蒂娜和我参加我们在拉斯维加斯举办的第一次商展。当地没人听说过我们,我们此前也从未搞过这样的活动。我走到时尚品牌佐伊(Zoe)的展位跟前,心里清楚他是我们希望与之合作的品牌。但我马上被告知没门。显然他们不打算设立新网店,很快就把我们打发走了。我的个性中有一点读者应该清楚,就是当我听到“不”时,很少入耳。作为企业家,要想获得成功,就需要具有特殊的倔强性格。无论如何,既然没有提出请求,怎么会得到想要的东西。于是我返回来,打开手机,向Zoe的负责人杰弗里示意他正在错过nastygalvintagecom这个机会。很快,我们成了杰弗里·坎贝尔最新的特约网店,从这天起,我们成了他最大的客户之一。在接近萨姆·埃德尔曼(Sam Edelman)时我也如法炮制,当时他们显得很固执,于是我就让他们看我们的网站,并允诺我们能使他们的品牌变得很酷。最终,我们成了生意伙伴,很快,不穿佐伊(Zoe)的人,就称不上真正的时尚达人。

  我们开始时进展缓慢。我们从一个叫罗哈斯(Rojas)的品牌那里采购了一些原料,这件事深深印在我脑海里。我们第一批出厂的是镶有衬衣领和领尖钉有纽扣的红白相间的毛呢梯形连衣裙。我让尼达穿上它拍照,她是我一位身高5英尺9英寸的模特,一位泰国的追梦女孩,eBay网店的当红模特。她本来是新奥尔良一位难民,当时只有16岁,便开始为我做模特(当然,我是在MySpace上发现的她),等到她从高中毕业时我继续以汉堡包和20美元付她报酬。这件衣服卖出去后,我们接着订购。

  我们开始买了6件衣服,试试能否卖出去,结果没有。卖得出去,我们长了经验;卖不动,我们也长了经验。我们一直在学习。很快,6件变成12件,12件变成24件,一旦我们的古着生意成为那些最爱扮酷的姑娘们的线上目的地,不但可以卖古董装,还可以以适合的价格请低级别的设计师帮着设计,以一种从未见过的造型示人。Nasty Gal是我们的客户保存得最好的秘密衣橱,随着客户群的增大,我们也在不断成长。有时,克里斯蒂娜和我也困惑,新上的一件商品为何会突然从网站上消失,我们花一分钟时间试图弄明白系统错误出在哪里,最后才意识到它已经卖出去了。

  尽管现在这些商品对我来说已经耳熟能详,但当时我并不清楚“市场调查”或者“引导消费者”是什么意思,乃至我的顾客构成了一种“人口统计数据”。我只知道与从我这里买东西的姑娘们进行交流很重要,这始终是维系生意的关键因素。当MySpace开始沦落成贾斯汀·汀布莱克贾斯汀·汀布莱克(Justin Timberlake),美国男歌手、演员、音乐剧制作人及主持人,前“超级男孩”演唱组合成员。——编者注。的宠物时,我和我的顾客一起迁移到其他社交网站,继续进行每星期7天、每天24小时的在线交流。得益于这种交流,我的生意才得以蓬勃发展。她会告诉我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我始终清楚如果我耐心听她倾诉,我们就会做得很好。实际上我们做的远非很好就能形容,我们在一起制造了令人敬畏的东西。

  搬到船坞一年后,那里的空间已经不够我们用了,我们又迁至伯克利的吉尔曼街,距离吉尔曼传奇庞克俱乐部仅一个街区,紧挨着一家钢琴店。我们的空间从船坞的1000平方英尺(约93平方米)扩到现在的1700平方英尺(约158平方米),而且还有自己的停车场。太棒了!就在这里,我们聘用了第一个团队:有人专门发货,有人写商品描述。我给老朋友保罗打电话,希望他能在我们的临街店面和仓库里兼职做摄影师。始终喜欢冒险的保罗慨然接受了我的邀请。

  在保罗之后,我的多年老友斯黛茜也来了,当时她是旧金山克里斯蒂安·迪奥(Christian Dior)精品时装店的月光模特。她具有无可挑剔的品位,生就一张偶像面孔:一种纤薄之美,散乱的乌发飘洒在瘦削的颧骨上。我按着Nasty Gal造型技巧和诀窍来训练斯黛茜,这并没有损减她为香奈儿服务时所建立起的化妆艺术家形象。这阵子我的精力都在采购上,与社交媒体打交道,使生意得以正常运作,而模特这个小团队交由克里斯蒂娜管理。斯黛茜与我们的实习生尼克一起,用刷子轻轻刷过模特的脸,她们的脸上泛起红晕,系上扣子,拉上拉链,打上光,撒粉尘,开拍!许多人在经营一个容易控制的小生意时觉得很快乐,因为没有什么难以驾驭的事情。但它每分钟都在成长,我们不断地有各种需要:人员、存货清单、空间……

  短短8个月,伯克利的店面便容纳不了我们了。我们需要一个适合的仓库,我在相邻的埃默里维尔市找到一个,就是著名的皮克斯公司起步的地方。我从未想过我会有朝一日占据7500英尺(约700平方米)这么大的空间。在此之前,我从未在这么大的仓库里工作过,也从未商谈过这么大的租约。我既兴奋又害怕,心里清楚自己需要更多的帮手。销售古董装所带来的“香槟酒难题”香槟酒难题:用来形容两件好事摆在我们面前让我们抉择的情况。——编者注出现得要比想象得更快,已经开始影响到我们的设计师队伍,时装在销售量上已经超过古董装。我们的销售额比上一年度增长了700%,而此时我们在零售行业还名不见经传。顾客的email纷至沓来,我们应答不暇。订单摞得很高,我们陷入狂喜之中。我驾着那辆我所信赖的1987年款沃尔沃,每星期都去洛杉矶采购、采购,陷入采购风暴之中。

  我开始与顾问达纳一起合作,他也是我在网上认识的。他以前是泰伦玫瑰(Taryn Rose)鞋业的运营总监和首席财务官,在经营公司方面经验丰富。达纳和我一致认为,我需要人手以确保生意运转顺畅:实施过程控制,财务和人力资源。我们为运营主管这个职位草拟了一份职位描述,但我最终要招募的是其能力超过职位描述中规定的那类人,我们需要的是有助于塑造Nasty Gal未来的人。

  一般情况下,像弗兰克如此经验丰富的人,并不需要投递简历应聘工作。当我接到一个在Land’s EndLand’s End成立于1963年,是Sears旗下的美国服装用品直销品牌。——译者注有20年运营经验,曾任高档连锁百货店诺德斯特龙(Nordstrom)线上和编目业务COO的人的简历后,我很震惊。但是,弗兰克·比特纳清楚Nasty Gal正处于狂欢盛宴之中,这种情况很难持续下去。弗兰克有许多解决方案。他告诉我这叫做“组织图表”,一种公司用于标记各个团队的结构和等级层次的工具。那时,他告诉我关于“部门”的事情。对我来说,划分部门就像发明轮子一样!首先,需要一名人力资源主管。其次,还要配备一名财务总管。然后是一名客户服务经理,一名库存计划员,一名计划实施经理。我们聘用了一位IT人员,一位助理采购员,我自己还聘了一位助理。我们将运送和收货拆分开,创建了一个退货部门。科迪加入了这个团队,成为我们的电子商务经理。我们第一次开通电话服务,并设了多条专线。用耳机和听筒开展业务。这也太正式了!我们的顾客发来电子邮件后不久,他们就直接给客户打电话沟通!欢迎您,顾客朋友!

  图2-5我们的第一个logo,我的第一张名片。

  在我们进行战略规划时,我就是一块海绵,将有价值的东西全都吸收。随着我们的业务日益发展,我也在成长,一度令我们感到恐怖的模糊的东西,变成我赖以成长的具体的东西。我还是那个注意力不足过动症患者,但是发现经营自己的公司意味着每一天——如果不是每一小时的话——都要面临新的挑战去应对,有新的问题需要解决。我们完成了第一个一天赚十万美元,于是我决定庆祝一下:我租了一个巨大的外形像马似的充气跳房子,在办公室里吹足气。发几封email,然后跳啊,跳啊,跳啊。派送几件货品,然后跳啊,跳啊,跳啊……那是我经历过的最快乐的一天。

  除了我以外,令大家感到惊讶的是,不到一年时间,我们在埃默里维尔的仓库就显得小了。这次,我渐渐习惯业务飞速增长了。这并没有使事情更容易解决,但我至少会更长远地看待这个问题。我不再凭经验办事——甚至对达纳——因为即使他也没有见过如此飞速的增长。于是,在2010年秋,我又一次开始寻觅更大的空间。我愈发厌倦每月甚至有时每星期都要去洛杉矶,我朋友凯特的沙发都被我坐坏了,我在她那里待得太久,招人厌烦。我的目光掠过几乎每间陈列室以及与我一起工作的设计师,还有直到现在仍为我们拍照的模特。我清楚自己渴望什么,就是设计和生产我们自己的产品,湾区是一个属于创造天才的荒地,但这个天才与我们的理念不合。与像盖普(Gap),梅西(Macys)和香蕉共和国(Banana Republic)这样保守的品牌为伍,招聘到天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出于这些原因,我做出将整个公司搬到洛杉矶的行政决策。

  2个月后,就要将搬迁计划付诸实施了。我征询13个团队成员的意见。除了1人外,其余的都对搬到洛杉矶表示赞同。3年半后,他们几乎都还在洛杉矶,与我以及其他几百位同事一起成长。

相关文章

关键词: 66 3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