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容 护肤 化妆 生活 技巧 母婴 美体 丰胸 瘦脸 情感 话题 隐私 时尚 服饰 流行 两性 性生活 性科学 健康 饮食 保健 疾病

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职场 >

Nasty Gal的采购经理

来源:未知 编辑:发表时间:2016-11-03

克里斯蒂娜费鲁奇(Christina Ferrucci) Nasty Gal的采购经理 在旧金山工作时,我便一头扎进大学深造,正是在那里我认识到自己有服装行业大展拳脚的潜力。毕业后,在众多工作之中,我钟情于维护时尚博客,于是在Craiglist网站上发了个寻求在Nasty Gal这个地方


        克里斯蒂娜·费鲁奇(Christina Ferrucci)

  Nasty Gal的采购经理

  在旧金山工作时,我便一头扎进大学深造,正是在那里我认识到自己有服装行业大展拳脚的潜力。毕业后,在众多工作之中,我钟情于维护时尚博客,于是在Craiglist网站上发了个寻求在Nasty Gal这个地方做助理的帖子。此前我从未听说过这个品牌,那时我的衣柜里装的都是从海特街(Haight Street)的慈善超市好宜佳(Goodwill)买的便宜货,我喜欢那里是因为它卖古董装,而且店员与我交谈的方式虽然我不熟悉但真切可信。那时我捉襟见肘,不能完全确定自己想要什么,仿佛做个助理只是暂时的,想走随时可以走似的。5年后,我还在那里工作。我不会在一个已经标记好的职业道路上阔步前行的,我按自己的专长和兴趣所在选择职业道路。

  起初,Nasty Gal是由一个女人支撑一个小工作室的网店。索菲亚从躲在相机后面拍照到设计一条短裤,再到创建图表来发email,看得人头晕目眩,但她的活力感染了我。索菲亚与顾客的联系非常密切,她坚持以高标准来践行与她们的约定,并令她们满意。她自己承受了很多压力,我也是这么做的。在成长过程中,父母逐步向我们灌输了强烈的工作伦理观。在Nasty Gal待了几星期后,我很快就融入到这种两个女人秀当中。

  随着我们业务的发展,索菲亚和我从生意中学到了很多东西,其中绝大多数都通过试错法得到验证。倘若一种设计风格真的很好,我们便予以特别的重视,设法复制那种成功。若是一种设计风格行不通,在我们看来就可以扔进废纸篓了。尽管指导原则相当简单,但大道至简始终是Nasty Gal基因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第一场商业秀走完场,大声说出Nasty Gal这个名称,真是难以忘怀的经历,也是体现我们坚持不懈的力量的人生一课。我们每次都至少需要两次说出这个名称,因为每个人都要我们重复一遍。索菲亚打开她的手机,向他们示意Nasty Gal是个真实的网站而且非常可爱之后,他们脸上或现出含糊的微笑,或开个糟糕的玩笑。我们那场商业秀在定位这个品牌和顾客方面犯了许多错误。最终,我们从中学到的远比原来认为的要多,倘若我们没冒那么多风险,就不会得到这么多教训,直到今天我仍在我们团队中进行灌输。我已经学会如何做出以积极的方式塑造未来的明智灵活的决策。我做决策所仰赖的一种天资,就是我恶搞服装的能力。譬如,“这些短裤的颜色看上去就像医院里的灌木丛”或者“那件连衣裙的形状很适合学步的幼儿”。这种能力对我很有用,或许能帮助客户避免做出错误的选择。端详产品仍是我特别喜欢做的事情。我希望这能成为客户最满意的购物经验的一部分,我觉得Nasty Gal有能力比以前任何人都做得更好。

  成为Nasty Gal成功的一部分,有时我会觉得不可思议,兴奋异常和完全疯狂。作为Nasty Gal的第一位雇员,我戴旧了许多不同样式的帽子(绝大多数时候是同时)。从一位助理做起,接着为了有益于招聘新人而做人力资源,再到采购员,客户服务代表,或者在一个全都是大老爷们的——你可以这么称呼他们,我就称呼他们大老爷们——货运部门经理。如今,作为采购主管,我可以说这是一个奇特但却是值得的职业生涯。当我看到Craigslist上的广告,申请这份工作时,我无意中发现了贯穿我一生的重要东西。这是天意。

  我想我也许能创下某种记录,就是18岁之前我干过太多脏活累活。倘若不是的话,我极可能会赢得“持续两周最差工作奖”或者“报酬最低奖”。当时还是一个孩子的我,初涉职场:柠檬饮料摊售货员,送报员,临时保育员,还有短暂的少年模特,而这份工作丢掉的原因,是我当时在小凯撒雕像前,未能调动全部热情上蹿下跳地高喊“比萨,比萨!”。我的高中岁月就像快速翻过的日历,被各种脏活累活填满了。也许这些脏活累活其实并没有拯救我的生活,但我真的认为我那些短命的失败尝试,抑或我喜欢称之为“打工混乱症”的经历,使我品尝到了一个年轻的“成年人”的辛酸。当你有能测量睫毛长度的注意广度时,不需要多久就能洞悉自己的喜好。对任何事情,我一般而言不得不在弄清楚其中的门道之前,先交很多的学费(不,这里学费不再是字面上的意义)。

  图3-1做少年模特的唯一好处就是,我可以逃课。

  00在我那冗长枯燥的做脏烂工作的故事开始之前,在我的12年受教育经历里,一共上过10所学校。因为搬家,因为财务状况发生变化,因为憎恶学校。到我读三年级时,父母不晓得该如何与我相处——我陷入“逃避作业”的麻烦当中,总被老师惩罚在教室后面读一本词典。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获得参加三年级一个快速学习项目的资格,结果这变成了笑话——我们整天坐在地板上读报纸,我们的老师“不相信数学”。显然,这不是解决办法,于是我被安排进天主教学校。猜猜什么原因?因为不论阅读还是数学我都不行!

  图3-2低分的同义词——天主教学校

  不管我去哪儿,我都是个局外人(通常是我那让人恶心的幽默导致的,这也致使我朋友不多),我同那些孤傲冷漠的孩子相处得与同那些讨厌鬼一样好。那种被迫形成四处游荡的习气,以及我很快就学会的生存技巧,最终使得我从一份工作跳到另一份工作驾轻就熟。幸运的是,我15岁开始工作时,经济环境良好,允许我找到一份工作,辞掉,又轻而易举地被雇用。当某份工作中途不干了时,我从未沮丧过,因为我过的完全是一种远离人烟的生活,几乎放弃了希望,任何事情,任何地方,任何人或者职业都不能勾起我的欲望。

  混乱工作中的遭遇

  我可能不会去本打算去的地方,但我最后会终老于需要去的地方。

  ——道格拉斯·亚当斯

  (Douglas Adams)

  与人相处的困难一直贯穿于我整个青年时代。作为一名中学生,每次听到学校的上课铃声,我都会告诉自己,我的生活甚至在开始前就结束了。当你与大讲乳房解放的历史老师一起吃午饭,而不是与朋友们簇拥在一起时,你应该明白是时候离开了。于是,我想方设法说服父母让我在中学二年级下半学期时辍学回家受教育。我有一位老师,每个月来发放一次作业,而我绝大多数时间都用在打工上了。我们家附近有一家赛百味,于是我就走进去,填好工作申请表,然后成了一个做三明治的能手。我充满自豪地身着绿色球衣,戴着护目镜,天天上白班,克服了午餐高峰时间,尽管我当时还不明白午餐高峰时间是什么意思。

  我工作的一部分就是戴着手套,将蛋黄酱轻轻塞进金枪鱼肚里。太性感了!我把金枪鱼放进碗里,猛拍两下,然后倒半加仑蛋黄酱,戴上手套,用双手轻轻揉着蛋黄酱。我喜欢的另一种食物是海鲜,它们运来时被装在一个木板做成的巨大的假蟹子里面,我用手指一一拣出它们后再运进城里。

  我甚至记不得为什么辞职离开了。我找的下一份活儿是在边界书店工作,我真的很喜欢这份工作。当时,《谁动了我的奶酪?》是一本进店的每个人都要问的畅销书。不知道所为何故,我甚至没读过。不幸的是,这份工作与蛋黄酱和胶皮手套毫不沾边,但坐在服务台后面工作实际上是往前跨了一大步,因为需要动脑。

  边界书店让员工参加一个相当专业的培训项目,尽管在这一点上我终生反对公司的这种倾向,但我发现这个培训很有价值,而且很实用。譬如,他们教会我要说“是的”,而不是“当然”,或者在我为顾客提供帮助时,要用“让我查查”代替“我不清楚”。在客户服务方面尤为重要的一点就是,向他人表示歉意。即使有时不是你的过错,他们也会因此对你工作的公司失望,你的工作就是与他们产生共鸣,转移他们的不满。尽管你只拿微薄的薪水,但是对顾客来说你代表的是整个公司。就是这种责任感,才使得员工的薪水得以增加,得到升迁,这贯穿于整个职业生涯。

  作为一名十几岁的少年和刚过20岁的青年,我想我从未接受过商业规则的教育,更不用说成为商业规则的执行者了。可以肯定的是,多年来我一直试图以摄影师的身份开启我的职业生涯,置于那些脏活累活非自己所想,实乃不得已。现在的我不是愤世嫉俗的人。我已经了解到,那些规模较大的公司几乎都会为自己的雇员提供模板,让他们为自己绘制职业蓝图,在他们各自的领域里继续发展,他们的管理技能也得以精进。如今在Nasty Gal,我们有称之为“我们的哲学”的企业精神,贴满了办公室。我们雇用一个令人惊异的人力资源和福利团队,以确保我们的具体实践是公平的,我们的雇员能得到很好的照顾。在Nasty Gal之前,我几乎不知道人力资源代表的是什么。但是,当一个公司像Nasty Gal那样驰上疯狂的轨道时,这些事情便不只属于大公司——成长型的公司也必须有积极的企业文化。

  图3-3虽然最终还是辞职了,我在边界书店学到了很多。

  尽管我很喜欢,但我在边界书店的工作仅仅持续6个月。在那之后,我在当地工厂从事过很多差工作,在两个不同的鞋店和另外一家书店也干过。之后,我在干洗店干活,一个人坐在后面,用力擦洗男人衬衣上的圆衣领,上浆后分开叠好。

  我还在一家餐馆打了一天工,我恨透了那里。我确实不是一个善于同人打交道的人,而餐馆的特点就是人来人往。我想假如不论做什么都能拿到同样多的钱的话,那我应该选择做什么工作呢?做一名装模作样的侍者(我之所以这么说,只是因为我是个笨手笨脚的人),时刻承受奶从杯子里溢出来的压力,或者在幽暗的灯光下待坐在右边鞋店(Dexter Shoes)里?我宁愿在右边鞋店工作,读一本书。当然作为一名雇员我总是干活很卖力,但是所有这些工作仅用我15%的大脑就足够了,在那期间我又患上了在做火腿、莴苣和番茄三明治时患上的强迫症,最终这份工作也愈发令我厌烦。这感觉有点像过土拨鼠节土拨鼠节(Groundhog Day),每年2月2日,迎接春天到来的节日。当天会有一系列室内室外的表演。——编者注——每天都一个样子,不论昨天做了多么多。我那冗长的脏活累活史叙述到此结束,我从未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我终究明白了,那不是让我能保持忙碌状态的唯一方式。

  对无聊宣战

  总而言之,不无聊……是现代生活的关键。倘若你对无聊免疫,那么你将所向披靡。

  ——大卫·福斯特·华莱士

  (David Foster Wallace)

  这是我人生的一个特殊阶段,我选择那些工作的原因仅仅是做起来轻而易举。以Nasty Gal之前最后一份工作而言,我是旧金山大学艺术学院门厅的“校园安全主机”。这份工作太轻松了,我喜欢做的全部原因就在于此。见鬼,不,反正是挣钱糊口,管它有什么不同呢!我希望做个保安的廉价版本,在MySpace上打发时光,偶尔大喊一声“喂,你需要签到!”。从我上工那一刻起,就等着下班。现在我意识到这听起来有多差劲。猜猜怎么回事?这是无聊。这使我一想起当初自己有多冷漠就很遗憾。希望我犯的这些错误能使你们——正艰苦工作致力于成为女孩老板的你们——不必再犯。

  现在我明白并没有一件事情令所有人感到无聊——令你感到厌烦的事情可能完全是别人最感兴趣的。要是你感到无聊并厌恶,那么极有可能是你所处的环境并不适合你的信号。当然,也有的人真的很厌恶工作,不管是什么工作。本书不是写给这些人看的。除非你出生于富贵之家,含着金钥匙,不然的话,工作是我们大家必须做的事情,也是能给你带来欢乐的事情,因为无聊不是一个女孩老板正常的状态。根本不是。

  除非你被一种特殊的力量所驱使,不然的话,做你真的很厌恶的事情时极难成功。就我个人而言,我极为讨厌公关。公关中有一整套技巧确保你适时现身,在合适的时间说合适的话,这套技巧我从未真正掌握。一位出色的宣传人员必须能够坦诚地进行推销,建立关系。Nasty Gal的公关权威凯特琳热爱她的工作,表现优异。她是个完全外向性格的人,喜欢与人打交道,所以她时时刻刻与任何人都能不断地沟通,在此过程中自身价值得到展现。我打趣地把业务的财务方面归于“无聊的素材”,但仅仅因为这些充斥着数字的材料令我感到厌烦,并不代表别人也这样认为。我们的首席运营官黛博拉喜欢盯着图表、电子数据表和各种我刚开始弄明白的字首缩略词。这很奇妙,因为倘若没有人从财务报表或者特价逻辑中得到乐趣,那么在Nasty Gal工作的我们当中便没有谁会得到自己的工资。

  图3-4用我对摄影的热爱去延长生命的时间

  作为雇员(朋友),我最大的弱点,就是我无法改变的按时表现出的无能。在这个世界上,时间也许是我没法与之沟通的一种东西,不管我有多努力。直到今天时间还在折磨着我。每次开始工作,我就不得不从个人时间中抽出20分钟酝酿工作状态,鉴于那些个20分钟是不会得到报酬的,我始终郁郁寡欢。于是,为了挤出“我”生命中每一最后时刻(仿佛那些工作时间欠我的),我总是收工得相当晚,这导致我总是很迟才去上班,于是迟到不可避免(经常发生闹心的事儿),这种重复和可预见的迟到,是让你的老板知道你不拿工作当回事的绝妙方式。没有人想雇用或者继续雇用这种公然宣示不在乎的员工。

  我终于又在一家水栽植物商店找到一份工作。我们挤在一群被唤作“探索者”的部落中间,当时我在中和水的pH值。我负责照看一株巨大的香蕉树,这株树被种在一个像极了放大的兔子排泄物的火山岩里。在那之后,我做景观美化,因为我认为这种户外工作也许是一个很好的锻炼,心想也就是用力拖拉软管,在写字楼周围推着独轮手推车溜达而已。这份工作持续了大约两个星期。我知道,你可能对我的想法抱以嘲笑,并感到好奇,因为严肃地说,我都在想些什么?不管什么工作,结果通常如出一辙——我渐感厌烦,然后说拜拜。

  不过当我创建Nasty Gal时,我发现自己开始享受工作的乐趣,开始喜欢挑战。在一个快乐但模糊不清的氛围中,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因为我太忙碌以至于无暇抬头望一眼墙上的钟。这与以前某个也许不比我聪明的人支配我一天当中的8小时,无所事事,只是数着分分秒秒混日子截然不同。我始终不能按照制定的规则行事,于是Nasty Gal成了我唯一能做的一件事情。

  当然,这些工作也教会我一个道理,那就是你不得不忍受你不喜欢的麻烦——至少在一段时间里。这是我们父辈那一代人所谓的“性格构造”,但我喜欢称其为“训练”。我不要求自己去爱这些工作,但我从中学到很多,因为我工作努力,逐渐喜欢上这期间发生的一些事情。开诚布公地说,有些工作做起来不必动脑。但不管是什么工作,我都以学习和体验的方式对待。我并不是坐在那里瞪着眼等待结果,我觉得自己只是在欣赏事情发展的过程。当你处理任何事情都把它当作重要的、有趣的和一种经验时,倘若事情没有解决,那么结果本身就不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了。倘若你的计划发生改变,那么事情对你而言便会变得更好。每一次失败都隐藏着隐秘的机遇,在另一章我将深入探讨,但现在开始前瞻——那些机遇无处不在!

  那些很差的工作使得其中积极的因素更有意义。绝大多数人不会一开始便收获他们向往的工作。这意味着我们都必须从某一基点开始。当你回首以前做的那些不那么惊人的工作,认识到你从中学悟到有价值的道理时,你就会更欣赏自己令人惊奇的职业生涯了。在创建Nasty Gal之前我做的那些工作,赋予我洞察力和多样化的经验,对我来说,它们与此后所做的一切一样重要。不过,我过了一段时间才认识到这些,因为我期冀在仅有梯子没有滑道情况下,获得滑道和梯子的双重经验。我在寻找不用付出无所事事的代价,还能在生活中获得成功的重要东西。在我的那些朋友们中,恰恰存在这种有意义的东西。(除非你是富家女帕丽斯·希尔顿,我不敢断定她是否确实在某方面走在生活的前列,尤其是当提到时尚的时候。)

  最近我听说某人使用字首缩略词IWWIWWWIWI,意为“当我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场合需要它时,我想要我想要的”IWWIWWWIWI为“I Want What I Want When and Where I Want It”的缩写。——编者注。有人也许称这句话为我们这一代人的座右铭。我们是被自己的欲望宠坏,就会轻点鼠标的互联网小孩。我们思维敏捷,打字飞快,行动迅速,期望其他一切都尽快发生。我也犯过类似的错。我没有耐心完成高中学业、上大学,或者等待一个能得到长久发展的职业。作为一个老板,我经常从那些刚走出大学校门的应聘者身上看到这点,他们期望马上就能得到一份非常好的工作,能满足他们单纯的对刺激的渴望,而且薪水丰厚。嘿,这可是个很大的目标噢!可是像所有事情一样,你是为了得到所期望的东西才去工作的。我翻阅过许多份简历,这些应聘者曾在两千万个令人惊奇的地方实习过。太可怕了,我很高兴你们能探究自己的兴趣,争取表现的机会,但倘若你在5年时间里一直都在实习,给我的感觉是,你仿佛不需要工作似的。我尊重那些愿意只是卷起袖子把工作完成的人,哪怕是不起眼的工作。相信我,即使是这些工作,只要你能兢兢业业把工作做好,便无需感到羞愧。

相关文章

关键词: 66 3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关闭